基點俱樂部

 找回密碼
 成為基民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3848|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唯一的一次獨奏比賽經歷 - 轉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6-7-25 22:40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本帖最后由 血還在燒 于 2016-7-25 22:50 編輯

原文鏈接:https://www.douban.com/note/168640553/

在本文的寫作過程中,我不得不中斷20分鐘沖到街上,因為發生了美國東部地區幾十年一遇的地震。是不是老天爺也表達了其對作者的不滿呢?

I
經歷了身心憔悴的兩周--不!是三個月,是時候該說些什么了嗎?
經年累月以來,身邊所有的人,不同時期的師友,都勸我去參加比賽,比賽,比賽。這次終于咬咬牙報了一個早期鋼琴的比賽。因為賽事的主席Bilson教授在各種場合說的一些關于比賽的言論甚合我心。既然是他組織的比賽,又是早期鋼琴,應該會不太一樣,所以我就去了。
寄錄音,入圍30人,都沒有問題。
只有一個人反對我參加這個比賽。就是我的早期鋼琴老師O。他說,這個世界上,已經形成一小群鋼琴家的壟斷。就像一個巨大的俱樂部。而比賽是這個俱樂部的一部分。
“在我的工作室里,掛著這樣一條諺語:只有馬才參加比賽--巴托克!
O本人是世界級的鋼琴家,但是“我不屬于這個俱樂部,因為他們對鋼琴感興趣,我對音樂感興趣”
我說,Bilson可能不是這樣的。他說,”老兄,跟你說實話吧,Bilson不會喜歡你的彈法!

II
其實之前三個月的準備工作壓力最大,我那時候天天在學校彈到晚上很晚。一大半的曲目是沒有老師指導,全靠自己琢磨的?巳R門第,CPE巴赫,John Field,這些都是我之前從沒有接觸過的作曲家。為此我沒有少跑圖書館找資料。O老師建議我練貝多芬Op.1 No.1之后,就去世界各地巡演了,根本沒有時間指導我。--可把我給練苦了。這大概是速度最快的貝多芬了。車爾尼給出的速度是16分音符要到184。--事實上我的演奏速度應該是168。青年貝多芬的技巧可見一斑。

我們學校只有一臺仿1790年左右的早期鋼琴,仿的是Walter。但比賽要用三臺不同的琴:仿1805年Walter,1835年的古董Simon,仿1799年的Longman-Clementi(英國琴)。后兩臺那種琴,我別說彈過,見都沒見過。O老師說,那臺Simon會是個大問題,我可能一上去連踏板都找不到。他張羅著讓我去他家試琴,但最終還是太忙,沒有安排過來。我于是只好在我們學校唯一那臺琴上練所有的曲目,鍵盤不夠就低八度彈。

我妻子回國了,我在練琴。一個多月后她又回美國了,我還在以同樣的狀態練琴。暑假的學?湛帐幨,每天晚上11點關門的時候,保安會直接到琴房來提醒我離開,有時他忘記來,我會練到臨晨1點。記得有一次周末,半夜時分我在出校門去停車場的途中,路過一個電影院+游戲機房。晚場電影正好散場,穿著時髦暴露的紅男綠女們一擁而出,把空蕩蕩的大街一下子塞滿了。路邊有一個保安站崗用的小亭子,里面的黑人女孩兒每天都會在這個時間見到我從學校去停車場。這個時候她突然拿出一枝玫瑰花!敖o你!” 一臉燦爛的笑容,一顆小虎牙。
如果不是那朵實實在在的玫瑰花,這一切真像是一場夢。這幾天又路過那里,那個亭子已經被移走了,玫瑰花自然早就丟棄,于是這就更像一場夢了。

比賽前我還特地去芝加哥開了三場音樂會找感覺。應該說琴一場比一場好,感覺也一場比一場好。最后一場彈到CPE巴赫的一個地方時,觀眾笑場了。這時候我突然領悟到,原來這里應該是很幽默的!

III
剛到Cornell大學的第一天我興奮壞了。因為不僅見到了比賽的三臺琴(因為做足了準備工作,我對Simon的踏板裝置一下子就適應了。,還見到了練習用的很多琴。列舉如下
1. 仿1784年的stein(一般都是仿Walter的居多,仿Stein少之又少。Stein是比Walter更早的琴,明亮而又脆又薄的音色與羽管鍵琴更接近。)
2.仿1795年的schanz
3.仿1824年的Graf
4.仿1780年的Walter
5.仿1814年的Nannette Streicher
6.1827年的Broadwood古董琴

這些琴大多數是Bilson的私人琴。我發消息給我的羽管鍵琴老師L,說,我如同進了一個早期鋼琴的天堂。她回答到“那我給你送去Halo(神像之光環)”

好景不長,隨著比賽選手的漸漸到齊,練琴時間也就越來越少了。每天早上8點,溫文爾雅的鋼琴家們都像瘋了的一樣搶琴房,拿著鉛筆的手必須越過數個人的頭頂去簽登記表。有一次哄搶的時候,還有記者在一邊拍照!然而不得不這樣,不然一天就練不到琴了。

這雖然是Bilson私人在Cornell大學組織的一個比賽,但說它是世界杯也不為過。因為如果早期鋼琴也是一個俱樂部的話,Bilson是毫無疑問的盟主。所以評委中,Robert Levin來了,Christoph Hogwood來了,Andew Willis來了。。。。。。選手中,柴可夫斯基音樂學院專教performance practice的老師來了,斯克里亞賓鋼琴比賽的第一名來了,德國漢諾威大學的鍵盤faculty來了,我這個三年前還不知早期鋼琴為何物的人也來了。除我之外唯一一個華裔選手是ABC,茱莉亞畢業的鋼琴博士,已經贏得了很多鋼琴與早期鋼琴的比賽。30個選手中,有幾個提前放棄的,據說還有人來到了Cornell,一聽別人練琴,嚇得不敢參賽了。我當時的確也有過類似的想法。因為這些人都太強了。

IV
比賽是在一所美麗的教堂進行的。本來是教堂,現在屬于學校。主要演奏宗教音樂。這里混響特別大,感覺很棒。但奧妙就在于,踏板一定要少用。不然就混成一片了。
報半決賽名單的時候,因為按照字母排序的緣故,我的名字是最后一個報到的。然后我就發現,高手們都沒有進!老柴音樂學院的falcuty立馬就消失了,斯科里亞賓的第一名,茱莉亞的博士什么的都淘汰掉了。那位博士其實很冤,她選的作品是貝多芬Op.27 No.1。最后一個樂章又快,低音又多,混響一大,即使完全不用踏板還是混成了一片。然而其實這三個人并不是我的最愛,所以我并沒有為他們感到失望。

--我為其他的一些選手感到失望。比賽后我與一些沒有馬上消失的同行成了好朋友,雖然大家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并沒有多少深入交流的機會,但僅憑聆聽他們的演奏,已經足夠讀懂一個人的心。

半決賽讓我終身難忘。我一共彈了三首,貝多芬奏鳴曲Op.90,舒伯特f小調即興曲(這兩首用的是Simon琴)和克萊蒙蒂b小調奏鳴曲Op. 40 No.2(Longman&Clementi琴)。滿滿40分鐘。琴都是以前沒見過的琴,但幾天以來,我都已經基本找到了對付的辦法。只是在比賽前一天試琴的時候,我發現那臺Simon琴因為是1835年的古董,聲音有些暗啞,在那個混響極佳的教堂里冒不出來。于是我就決定了,既然音色有些不足,就必須在音符上多等一些時間,或者像羽管鍵琴家那樣運用連與斷來凸現語氣。

這個決定在正式比賽的時候被我發揮到了極致,虛虛實實,快快慢慢,貝多芬第二樂章的旋律似乎音符都只是在底部停了極短的時間,然后就極快地飄向了下一個音。本來的常規武器這時候都成了催淚彈。據說觀眾不少淚水漣漣,但評委卻不為所動。事后在場很多Cornell的音樂教授都跟我說,這像是一個夢。--自己演奏的時候,瞬間的想法層出不窮。所能做的只能是跟著感覺走。(當然,這些都是建立在之前三個月的苦練基礎上的。)彈克萊門蒂的時候,我不由自主地利用休止符玩了一些花樣,因為當時腦海中在想象自己在即興演奏。Cornell的一位音樂歷史教授覺得我像是一個演莎士比亞的演員。彈最后一首舒伯特的時候,無空調的教堂讓我汗如雨下,汗水一開始蒙住了左眼,后來又蒙住了右眼。辣辣的很難受。手帕就在邊上,但根本沒有手去拿。我好像彈錯了幾個音。但是還是一樣,事先計劃好的和沒有計劃好的催淚彈都引爆了。演出結束后,臺下的L老師抱著我連連說“我也哭了,我為你驕傲!”--她曾在Cornell任教數年。

這真是我到目前為止最棒的一場演出,贏得了觀眾最長時間的掌聲,但我卻被淘汰了。我自己都沒有想到原來還可以這么彈琴,所以參考價值極大。--當然,這并不是說以后都會這么彈。方向是清楚的,程度可以有所不同。

V
當我知道,進決賽的五個人中,三位是主場作戰的Cornell近年的學生;一個是評委的學生的時候,我就知道,這是必然的結果。
當我知道,當觀眾們在抹眼淚的時候,居然有一個評委拿著樂譜在逐字逐句地對照我有沒有做每一個提示的時候,我就知道,這是必然的結果。
90%以上的記號,我做到了,但還有10%,我必須服從我瞬間的感覺。
“老兄,跟你說實話吧,Bilson不會喜歡你的彈法!  這正是O老師早就知道的。
O老師是早期鋼琴的散仙,他無師承,也基本不教早期鋼琴--我是他唯一一個學生。室內樂才是他的主戰場。他說自己彈早期鋼琴,完全是因為好奇。也就是說,他就是彈著玩玩的。--但他彈的是那么感人。記得我聽到他彈的舒伯特f小調即興曲的唱片時,正在開車。那個開頭一出來,我情不自禁地把上半身趴在了方向盤上!

“在彈早期鋼琴的時候,我腦海中現代鋼琴的聲音一直在;同時在我彈現代鋼琴的時候,早期鋼琴的聲音也在。我為什么要把這些互相交匯的影響去除呢?”光憑O老師這番話,就會被Bilson的人打入十八層地獄。因為他們強調的是“早期鋼琴可以彈出這個,彈出那個,這些鋼琴都做不到!保梢匀タ纯碆ilson新錄制的光碟《performing the score》,到處都是這種調調。

“你像你的老師一樣,消音踏板用得太多了!笔潞,一個評委說道。說這話的時候,她的臉上帶著啟示性的微笑。--她是美國頂尖音樂學院的早期鍵盤老師。
“可那聲音很美!”
“我知道,很美!但那不是早期鋼琴常規的聲音!彼是一臉圣母般的微笑。
早期鋼琴常規的聲音?那是什么?有誰能告訴我,什么是小提琴常規的聲音?什么是人聲常規的聲音?

Bilson也跟我談了這個問題。不過他是以鼓勵的口氣說的!昂,你用了那么多消音踏板,你有可能是對的!因為沒有證據說,貝多芬不用消音踏板!

“他下星期會參加我們的學習班,我們會幫他改正這個錯誤的!”一旁經過的B教授說道。B教授也是Bilson的學生,第二周學習班的老師之一。

最后我不得不說,他們完全說錯了!整個半決賽,我只用了一次消音踏板,時長大概10秒鐘。原因再簡單不過:我不熟悉樂器,如果僅用腳去摸索,根本找不到消音踏板。必須要低頭去找。在演奏過程中,適合用消音踏板,又有能低頭的機會只有一次!

我想他們一定是把弱音踏板(Una Corda)聽成消音踏板(Moderator pedal)了!

VI
比賽就是比賽,半決賽被淘汰,我有點意外,但并沒有太過于在意。因為前面說過,這么多高手半決賽都沒進呢。
真正在意的是評委的話--每個被淘汰的選手都有與評委談話的機會。上面提到的只是這些言論的一部分。這些言論加起來,就是要從根子上否定我的審美趣味。因為從根源上不同,所以他們的好意勸告基本上不符合實際。而我別無選擇,之后引用更多的資料來證明自己,卻又會被視為自視甚高。
所有的評委都說我的musicianship非常棒。Bilson甚至說任何時候我可以去他家免費上課。但我的問題第一是消音踏板(前面說過了。);
--第二是經常會把內聲部突出,這不是作曲家的原意;
--第三是為了強化某聲部,我常會弱化其他聲部。其實沒有必要,因為“這來自你的Steinway思維,我們早期鋼琴可以同時做很多事情,Steinway只能同時做一件事情!保@個調調又來了!看來他是要把我的催淚彈連根拔除。爭論幾句之后,Bilson說,想象這是一個弦樂四重奏,他們并不會為了突出某聲部而弱化其他聲部。。。。。。我至今沒明白Bilson為什么會說出這么外行的話,因為為了強化某聲部而弱化其他聲部,這是室內樂演奏家必須要做的事情。在交響樂演奏者,這更是幾乎每個指揮在每場排練時都要遇到的情況。
--第四,也是我最百思不得其解的。他說,我的右踏板用得太多了。(這話本身沒什么,但下一句令我大跌眼鏡。)莫扎特的時代,是沒有膝蓋踏板(其作用與我們熟悉的腳踏板差不多),只有一個用手按的踏板按鈕。這話的言下之意就是,除非你有三只手,否則就只能在有機會騰出手去按那個按鈕的時候才能用踏板。
當時震驚之余,我問他,莫扎特的琴的踏板是這樣的!你肯定嗎?他肯定地點點頭。當時我其實應該追問一句,證據何在?但如果真的這么問了,頗有比賽輸了,無理辯三分的意思。
但事后我查遍圖書館的資料,也問了很多精通莫扎特的專家,包括音樂學家,都沒有查證到這個信息。
也許Bilson真的掌握了什么最新的研究成果。真是這樣的話,莫扎特,包括1790年前的海頓的演奏理念應該改寫了。
同時,我親耳聽到同為評委的莫扎特專家Robert Levin對另一位選手大聲說道”彈莫扎特不用踏板?可笑!可笑!“

還有,很多評委都說我的克萊門蒂彈得太暴力了!拔覀冊缙阡撉俨皇沁@樣彈的,你這是在彈steinway!

O老師的話這里再重申一次!霸趶椩缙阡撉俚臅r候,我腦海中現代鋼琴的聲音一直在;同時在我彈現代鋼琴的時候,早期鋼琴的聲音也在。我為什么要把這些互相交匯的影響去除呢?”

--其實這是很多人對克萊門蒂的誤解。首先你只要看看他1800年左右作品的第一版(大多數是他本人出版的),就可以見到無數“sf” “ff”“rf”,以及各種類似的力度記號。數量和密度都絕對比貝多芬要瘋狂。踏板很多也是超級長的那種。再者,英國在1790年之后,人口增加,音樂的觀眾人數增加,音樂廳變大,鋼琴也變得更結實,聲音更大。這些都是歐洲大陸所沒有的現象。這一切都表明今人對克萊門蒂的理解是有問題的。----所以才會有peters這樣的烏龍版本流毒于世。

“可我到了那個時候,我的感覺就決定了我必須這么彈啊。這是無可逆轉的!“我對那個”圣母“的評委說, ”我是一個30歲的年輕男人啊!

”是的,我是一個60歲的老太婆“ 還是一臉啟示性的微笑。

甚至還有評委抱怨我的音色變化太多了。他說,你用的手段都是一些很極端的手段(也就是我前面說的催淚彈)。雖然很美,但在一場演奏中用這么多好像不太合適。觀眾會不信,狼來了。--我說,他們不信嗎?你沒看到觀眾的反應?
他聳聳肩。

不過倒有一個評委問我,你那些處理是事先計劃好的還是?我說,當然不是,都是瞬間的感覺。他說,你知道你跟約瑟夫.霍夫曼很像。我說,我幾乎沒聽過他的錄音。我跟他唯一的聯系就是,我喜歡去Curtis音樂學院下面一個咖啡店買咖啡,而他曾經在Curtis教過書。那家費城最老的咖啡店,當時就在。

Vii
最后的第一名很擅長即興演奏,很會搞笑,比如,他會看著觀眾引他們笑。貝多芬的三重奏Op. 1 No.3加了不少即興演奏,風格有點像爵士。
其實,即興演奏是很重要的才能,有很多作品也的確搞笑,但不是Op.1 No.3!那是c小調!貝多芬的c小調是什么概念?《命運》!《悲愴》!
好吧,我承認只有馬才參加比賽。

其實比賽的結果早就有預料,并非有任何證據說評委不公,但畢竟評委中除了Robert Levin,Christopher Hogwood與一位指揮之外,都是Bilson的學生。而前述三人,也是Bilson多年的朋友。很明顯,因為都是一個系統出來的,而這個系統的”教父“在學術上的影響力和控制力又那么大,評委的趣味和偏好明顯單一。比如大家都喜歡青菜,那最后贏的一定是青菜。但并不是說蘿卜就不阿好哦。作為我來說,我之前從未參加過專業獨奏鋼琴比賽,是一只菜鳥,能進前十就應該很欣慰了。但再說一次,真正讓我感到困惑的是評委們對我的勸告。

第二周的學習班,其實我大多數時間都窩在琴房里練那幾臺好琴。因為最反對用踏板的B教授讓我實在無法消受。他會一字一句設計細節,而且他的設計不是彈出來的,是討論出來的。有一個學生某處彈得美極了。他讓他不要彈得這么美,因為真正的高潮還沒有到。----又是打壓人家的催淚彈。
有一個莫扎特的曲子,有一處必須用踏板了。他說,"好吧,那就用吧。但這一句過去之后,我們必須回到處女般的清白。"(他用了virginal這個詞,更惡心的是還要RETURN back to virginal)

這就是美國最一流音樂學院的早期鍵盤教授。關于踏板的研究是他當年的博士論文。這個毫無創造力的學究,居然不能理解為什么舒伯特很多時候又寫連奏,同時又畫上斷奏的點。(比如舒伯特D935 No.1, f小調即興曲的第45小節)最后他的解釋是,那是提示你要用踏板!
話可能沒有說錯,這種情況踏板的確是要用的,但他所無法想象的是”似斷實連“--音符可以斷,同時音樂可以連。

在我們這個年代,無論去哪里,我們都必須標明自己是”斷“還是”連“,是本真主義演奏者或者自由主義演奏者,師承何人,是向前看還是向后看。。。。。。就像在法院里作證一樣,答案只能是”是“或者”不是“。貝多芬是強力的,肖邦是憂郁的,巴赫是宗教的。。。。。。--其實這一整套觀念就是學術不成熟的表現。這是在評估內容之前預先分類。方法,學理和標簽比具體的內容還要重要!

Viii
說到Bilson教授。其實他很平易近人,整天就拿著調音的工具為大家修琴。有一次潤滑油忘記帶了。他居然就用自己鼻子上頭發上的油來替代。除了愿意為我免費上課之外,還經常跟我談論音樂。有一次他騎著助動車去學校,路上發現我, 停下來跟我聊貝多芬。
雖然這是我第一次見他,但我不得不承認三年來他對我的影響很大?梢赃@么說,如果把我的思想體系中屬于Bilson的部分去除,我不知道剩下的東西還有多少。

但問題就在于我們對早期鋼琴的態度完全不同。他是要追求本真。就是因為追求本真,所以要還原當時的樂器。既然還原了當時的樂器,那么彈法什么的都要還原。--追求本真的同時要保證音樂之美。這也就意味著他必須一定程度上排斥用現代鋼琴來演奏早期鋼琴的曲目。

他自己的演奏的確達到了本真與美,但他太愛告訴別人怎么做了。所以他的學生也就是他的一代,二代,三代。能跳出如來佛手掌心的高手不是沒有,但少之又少。(Bart van Oort是一位。┙^大多數學生以為越靠近他,就越靠近真理。所以他成了”教父“。

我很理解,也很尊敬這樣的學者鋼琴家。但除了本真而美之外,有沒有個性美的空間?是只有一種美,還是有很多種?

我第一次真正意義上接觸早期鋼琴,是在一個很正式的音樂會上,O教授用那架仿1790年的琴演奏巴赫的小提琴奏鳴曲。--哈!錯誤的樂器演奏錯誤的作品,一開始就反傳統。("我又不會彈羽管鍵琴,再說如果1790年的音樂家如果要演奏這部作品,很可能就會用的這個樂器"--這是O老師的理由)可是一開始那幾個音出來,我就想,真是太美了。我無論如何都要學這個樂器。所以我一開始是被其美所吸引,本真是后來的事情。我真是幸運有O教授這樣的散仙教我。換了這群老夫子,我怕我早就胃口倒足,不學了。其實O也很本真,理解樂譜的能力超強,只是他從來不鉆牛角尖。如果他覺得我不本真,他會建議我去看關于莫扎特的電影Amadeus,或者去費城最老的古街上去吃一頓早餐。(”如果需要付多一點的錢,就付!“)而不是像Bilson學派那樣,建議我去看這本書那本書。不過有鑒于Bilson學派對我的影響,我還是看了一些書,幫助也挺大。

所以對我來說一直是在美的前提下追求本真,而不是反之。道并行而不相悖。我會聽取Bilson的意見,但只能到一定的程度。

他們花園里有無數的奇花異草,而我只希望我的演奏能夠像野花一樣在墻外盛開。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收藏收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滑块验证: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成為基民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客戶端|基點俱樂部 ( 粵ICP備16117437號-1 )

GMT+8, 2020-4-7 04:24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白小姐旗袍彩图